涵愔

口味杂且时常性挺尸装死,请慎fo❤
宇智波带土一生黑,日向雏田一生黑
木叶长老故纸堆,除此之外全员推
卡卡西是嫡亲儿子只想宠他上天

一边想骂毛利这孩子作孽

一边觉得他这么可爱的孩子落到ts手里也是倒了八辈子霉了,算够还孽报了_(:з)∠)_

孩子啊,你要是在老阿官手里,跟你那四个兄弟一样点送,不知道多少婶婶愿意宠着你把萤宝天天塞给你抱_(:з)∠)_ 结果现在挨了多少骂多少婶的迁怒


今生还是无缘的话我们就第三世,第N世(第三次,第N次大阪城)再求个邂逅吧,毛利藤四郎我真的喜欢你


还有小竜景光同学,你是第一个让我小40w资源限锻锻到跌破低保线的刃,在全本丸无缝远征的前提下。


但是限锻我认,毕竟没氪金裸锻,也没有真的倾家荡产,不出实属正常。


但是毛利我真的不想认


到现在这个份上,再喜欢毛利我也很难对着他叫宝贝儿巴不得放近侍天天揉啊揉,反而就想着如果能相见,赶紧练满级丢进刀帐里再也不见


免得肝疼眼疼浑身疼


1450圈王点,相信比我还肝也还没出的大佬绝不会少


现在看着地下城的地图生理性反胃想吐


手却还在点点点


我没有脚本,我要上班,我只能晚睡早起靠手动肝尽可能地多进一次王点


我不想为我打天下一路走来的粟田口极短队缺一个弟弟


就像当初我不想让我的前五图开荒功臣咪酱没有一个家人


但是抱歉我真的做不到,ts逼我学会有些事你即使再努力也做不到。


20多年来第一次有这种感觉,居然是一个ppt游戏,的一个活动


刀帐-11的滋味实在是太酸爽了



毛利的掉率逼在线率,限锻的频率和出率逼氪金率



呵呵,一个只会竭泽而渔的傻逼运营




日课:糞運営死ね

人话:ts飞全家


我都把这句话放签名了ts你为什么还不屏蔽我!!!

刀我吃的CP

三山(舞台剧影响太深了,以后被被极化我一定把爷塞他边上录一段远程格挡2333 至于爷爷怎么回报以后再说)

轻微吃一点压切山(还是舞台剧的锅_(:з)∠)_),压切宗和烛压切也能食,我对我家主厨的定位是有多模糊啊_(:з)∠)_


后物(两个小可爱,有打算产粮,虽然希望不大2333)

鹤一期,石青,包莺,长蜂,安清,髭膝,典前(会找粮吃的)

明萤吃但来派亲情向也喜欢,爱染宝贝儿我的!

兼堀,鲶骨,岩今(能吃但不会主动找粮)

药研,小竜都是我的~


地下城纯第50层loop起的王点记录

毛利藤四郎,一个能够让婶婶修心成佛的孩子~

我有句……算了ts你直接暴毙好了。

极短宝贝儿们加油!咱们争取封电梯上楼时尽可能靠近lv.90!别找什么小草原弟弟了,不存在的,别人家就是有三个,也是别人家的23333

我本以为四连真剑这种事,只有p1这样7-4全家捅时才会出现

但事实证明,带园长去5-4肛检非,一样是能办到的,花式划水

【园长:你怪我咯?明知道我打不了检非

婶婶:你来的时候婶都推到6-3了,不需要你带孩子没空给你练级也是婶的错咯?!带你过来还不是想让你赶紧地毕业!

不啰嗦了,lv.96已达成,揉揉四连的三队宝宝们回来手入,最后30w经验换今剑带二队上,我看你忍不忍心让今剑背锅😏

几乎搂了一整集

嘉儿看到太一掉下去后要黑化,阿武是放下了迪哥兽第一个赶过去的

大家情绪低落都坐下的时候确实是两两分开的,男生都护在女生旁边,但只有嘉儿差不多是整个倚在了阿武怀里,站起来是阿武在用力,站起来后阿助和素娜是朋友的距离,光美稍微近一点,只有武嘉依然是阿武几乎叠在嘉儿的身体后全部罩住的模样

他们就是这么好,阿武就是这么本能地保护嘉儿

我不觉得这种本能阿武会戒掉或者换到对另一个女生的身上

而我同样不觉得哪个女孩子能接受男朋友对另一个女孩子这样的关照保护

嘉儿同理,哥哥和迪路兽,阿武是能给她同样安全感和信赖感的人,有光明的地方就有希望

所以官方究竟是多大的怨念一定要拆开他们呢【围笑

不过无妨,被拆八百遍我也绝不离开。

本丸极守一队~

最后一个位置迟迟补不上刀,好几个都想给了偏偏就是没有砝码再加一把_(:з)∠)_话说回来最初也没觉得非常非常偏爱爱染,但宝贝儿给我捞回小贞和龟甲后作为军功章给了极守,然后忽然发现这孩子真可爱!超级可爱!

所以我是不是应该给谁一个再慢慢培养感情?


爷爷:哈哈哈哈,小姑娘不要纠结,反正你吃我跟你宝贝初始儿子的CP,不怕你对我不好【得意洋洋拍被被】

长谷部:主一直信任着我就够了,我不期待那种东西的【满眼的想要】

明石:💤
本丸各刀派:再给明石国行婶婶您不觉得过分吗!一个来派三把刀!全部极守?!明石他连远征都是免得,躺着带极守!!!【婶:我还没说要给呢_(:з)∠)_】

前田:作为主君的初锻刀,没能为主君带回我家弟弟和其他限锻刀是我的失误,请主君不要考虑我了【婶:呜哇宝贝儿你没错啊!是婶婶脸黑不怪你,阿典不是你接回来的嘛!】

唉,继续纠结吧_(:з)∠)_

【17生贺】礼物(卡卡西0915生日快乐)

火吧生贺楼首发,小短篇,轻微多CP倾向,可自动避雷。

最棒的亲儿子,第五年为你庆生,已经工作了的我也许不会再有14年红白赛那样7篇生贺2个挑战贴的精力和时间了,但你是我的初心,本命,长情系于你的一颦一笑一抬眼。也许我会走得很远,也许我会花式新坑,但只要你在呼唤,我会第一时间,飞奔而来❤

旗木卡卡西,生日快乐♪٩(´ω`)و♪

♬‧*˚✧♬‧*˚✧♬‧*˚✧♬‧*˚✧♬♬‧*˚✧♬‧*˚✧♬‧*˚✧♬‧*˚✧♬

  在旅店落脚的时候已经是黄昏时分。

  
  正在长身体的小姑娘精力来得快去得也快,简单洗漱了一下就钻进客房说要睡觉。卡卡西看着她那一头湿湿嗒嗒滴着水的乱发,叹了口气跟着她一起进了房间。

  
  “吹干,不然不许睡。”

  
  未来瘪瘪嘴,知道自己无法反驳也就乖乖地拿起了吹风机。吹着吹着她只觉得那股热风像是直直地扑进了眼里,把本来都在打转儿的液体给硬生生烘干了。

  
  她才不是唧唧歪歪的小女孩。

  
  可是下午在茶店听到的话就像是绕梁三日散不去的回音一般,化成细细的针一下一下扎在她的心上。


  
  幸亏木叶那位六代目识时务早早让贤了,四战之后就该鸣人大人直接担任火影的。


  
  就是,鸣人大人不过担任火影短短两年,木叶村就发展的那么发达让我们望尘莫及。真不知六代目在位的时候做了些什么,还能担任十年的火影。


  
  那是下午跟卡卡西面对面坐着聊天的人说出的话,一字一句就落在他的面前。未来不知道自己当时是不是脸色黑到了底,只记得坐在她身前的凯狠狠地敲了一下她的手腕。

  
  附着在苦无上的风属性查克拉被打散。

  
  卡卡西笑盈盈地顺着他们的话称赞起了鸣人的成功,对刚刚那些几乎可以算中伤的评论恍若未闻。

  
  您不觉得委屈我委屈!鸣人大人现在的成就,哪一件不是您帮他或多或少地铺过路打过基础的,他们凭什么这么说!

  
  那群人离开茶店之后卡卡西仍旧没有跟她解释的意思,凯率先开了口,可是刚劝了一句她就觉得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嚷出这句话后她转身跑出了很远很远,最终却还是在夜幕降临时乖乖循着查克拉找了回来。

  
  卡卡西看着她仍然气鼓鼓的模样不由得好笑,抬手关掉吹风机揉了揉她的头发。

  
  “给你讲个故事,听不听。”

  
  “……您坐下说吧。”

  
  未来看着那双笑弯了的眼睛,举手投降。

  
  素白无华的信封递到了她的面前,未来见卡卡西示意便动手把它拆了开来。里面是一张折了一折的信纸,淡淡的黄色,有着漂亮的紫 阳花图案。

  
  上面没有一个字,隐约能闻到一点点消毒水的味道。

  
  未来满腹狐疑地看了卡卡西一眼,见他不语,就把信纸折起的地方展开来。

  
  另外一张画着艳红火烧云的蓝色信纸也折了一折,比上一张小一些,依然是没有一个字,可是那干净纯澈犹如天空般的蓝色让未来隐约想起一个人的眼睛。

  
  鸣人……大人?

  
  一闪念划过脑海她也顾不得再去看卡卡西,接着又把这张信纸展开。里面还有一张浓绿色的和一张银灰色的,展开最后那张信纸的时候一个被烧的只剩下焦黑一角的御守掉了下来。未来半蹲下 身体去捡,然后才发现这四张信纸明显不是全部。

  
  信纸的大小是裁剪过的,每一张比上一张小了多少都能轻易看得出来。按照比例一对照就能看出中间少了一张,卡卡西这才把手伸到她的面前,小心翼翼地拿过了那个焦黑的御守。

  
  “少的那张信纸是红黑色的,上面还有勾玉的图案。只可惜,木叶唯一的那家商铺,在我去买之前,就关门了。”


  
  那是四代目去世的第七年,卡卡西当时正在执行一个卧底任务,已经有六个多月的时间没回过村子了。暗部的联络和汇报自有一套程序,所以收到被同事送来的信的那天晚上他本是一惊,却在打开信之后轻轻地笑了出来。

  
  他逐一展开那没有字的五张信纸,然后把里面用水波纹料子做的丑巴巴的御守拿了出来。他冒名顶替的这个武士有妻子和女儿,这样的东西完全不会引起旁人的怀疑。

  
  可他知道这绝不是来自那对毫不知情的母女之手。卡卡西盯着那上面的水波纹,一时竟还有点哭笑不得。

  
  你怎么不去当女孩子啊,难为你还操着这份婆婆妈妈 的心。

  
  卡卡西心里笑着吐槽了一句,却是珍而重之地把那几张信纸和御守收了起来压在桌角的文件下。整理护甲收刀入鞘,他的指尖轻轻地在日历上抚过15这个数字,然后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

  
  距离他动手的时间只剩下一周了,他也快该回家去了。

  
  只是当他急匆匆地把尚在滴血的刀倒提在手里奔向自己的房间时,那里早已燃起了熊熊的大火。他看见那位目标人物在烈焰中翻出他压在那里的信纸和御守,转身看着他笑得狡黠。

  
  旗木卡卡西,木叶出身的复制忍者。

  
  他看见那个人嘴巴动了动,将那叠信纸伸向了近在咫尺的烛台。

  
  你哪里还有给你寄信的人呢?

  
  原本下意识动起来想要迈进火场的脚最终停了下来,灼热的空气扑在他的脸上,仿佛在提醒生与死的界限。熊熊烈火吞噬了他的视野尽头,他只是驻足站在那里,不悲不喜。

  
  来接应他完成任务并且奉命陪同他回去的暗部带来了一个消息,他们出发之前,宇智波止水自杀身亡,次日宇智波鼬屠 杀全族只身叛逃。

  
  行动提前就是三代目授意让他尽快回去帮着稳定大局。

  
  他甚至没来得及回去问问传话中被提到名字的两兄弟,那个丑巴巴的御守究竟是谁做的,那些象征着他过往的生命中重要的人的信纸又是从哪里找来的。

  
  他这次任务与木叶唯一的联络人就是鼬,那封生日当天寄来的信不可能出自旁人之手。

  
  只是到底让这位大人物给说中了,他哪里还有给他寄信的人存在。

  
  卡卡西最终站到了大火熄灭,目标人物已经葬身在火焰之中灰飞烟灭。他听完同伴们的汇报抬了抬手,抬脚走进了那张被烧的焦黑的方桌。

  
  那个御守意外地竟然还剩下一个残破的边角没有被烧尽,卡卡西眉心微微一动,伸手把它攥进了掌心。

  
  返回木叶后,他在一个没有任务的假期跑遍了整个木叶的店铺,却只买到了其中四种样式的信纸。店主看他脸上微有憾色,追问之下方才告知。

  
  那种红黑色带有勾玉的信纸,因为跟宇智波……你知道的,团藏大人已经下了指示,以后木叶不会再有了。

  
  卡卡西听完道了谢,安安静静地转身回到了自己的家。他将那些信纸按照送礼物的人的大小剪好,将御守收在最里面。

  
  那仿佛是他收到的最用心的礼物,也仿佛是他最后一次收到生日礼物。凯不是那种心思细腻的人,比起生日礼物这个简单的体术狂人更喜欢借着比试的名义请他去吃吃喝喝。

  
  只是后来连这样的机会都很少很少了,他身在暗部,任务连轴,一年里能待在木叶的时间屈指可数。凯还有着从小的情谊,其他人在他日渐冷淡的性子里根本不想也不敢留意他的生日,更不要提礼物的事情。

  
  一次次的失去亲人和朋友换来的是日益地声名煊赫四方远播,他活在人们的景仰和传说之中犹如高岭之花,却鲜有人知道他站在那里感受着四周,有多冷多安静。


  
  他们以为他不需要,便说不敢打扰。

  
  他知道他们不明白,便说并不需要。


  
  说到这里未来已经悄悄低下了头,聪慧细心的小姑娘不必卡卡西明说也已然听出了故事的弦外之意。茶店那一番闲聊,陌生的人群固然是说了很多对卡卡西不公平的话语。可是在无意之间提到卡卡西近来生日之际,那些人也是毫不啰嗦,或是小短刀,或是其他小物件,全然不介意是给萍水相逢之人的诞辰道贺。

  
  正是忍界取得了和平,人们才能够这样心无芥蒂,不是吗?

  
  “用所谓的声名远扬换这些陌生与善意的礼物,我不觉得吃亏哦。”

  
  卡卡西拍了拍未来的肩,收回了属于自己的礼物。

  
  仿佛能够让他感觉到,生命的实感还在的东西。

  
  “六代大人怎么越活越像小孩子了,您早说的话我就……”

  
  未来的声音哽住了,因为她明白,连她都已经习惯了卡卡西的强大和温柔,感觉一句“生日快乐”就足够给他庆祝和满足。

  
  惯性是很可怕的的事情。

  
  熟悉他的人几乎从来不会觉得,他会需要什么生日礼物。


  
  也没有人知道,他在时光的缝隙里,缺失了多少被温柔以待的实感,才会在这种时候忽然像个几岁大的孩子。


  
  “那我就向你要一件生日礼物,换你不许生气了怎么样?让你老爸看到自家姑娘这么委屈我可担待不起。”

  
  “您这叫交换吗?!”未来声音拔高了一截,却不由自主地扑哧一声笑了出来。看着卡卡西明显松了的神色,小姑娘心下一软,反手推着卡卡西出去。“天色晚了,我给您想生日礼物,您快回去睡觉吧。”

  
  卡卡西微笑着,一如往常地揉了揉未来的头发离开了小姑娘的房间。

  
  未来把门关上,扭开桌上的台灯拿起了纸笔。


  
  第二天他们启程继续着周游的旅程,时间一晃就到了九月十五。那天早上卡卡西被一阵震天响的砸门声闹醒,拧开门把手就见一大堆的鸣人扑了进来。

  
  “老师!!!”

  
  “老师原来您……”

  
  “呜呜呜老师我——”

  
  “对不起&%*¥……”

  
  “停,收回去,一个人说。”

  
  不管过了多久成为多少人所敬仰的传说级的人物,鸣人在卡卡西面前永远都被他纵容得像个孩子一样。卡卡西揉了揉被吵得发胀的太阳穴,啪的一下拍在了挂住他脖子的那个鸣人嘴上。一大堆毛茸茸的脑袋终于是在眼前消失,剩下的这个也老老实实放开他的脖子,清清嗓子开了口。

  
  “卡卡西老师,作为木叶的七代目,我郑重地请您回去过生日,我已经通知大家给您准备好礼物了,以后每年您想要多少有多少,生日回来过吧!您看这是我的!”

  
  卡卡西越过他的肩线看着站在门口的未来,吊起了一双死鱼眼接过了鸣人手里的东西。

  
  稻草扎成的四个娃娃,丑得出奇,却分明看得出最初成立的七班的模样。

  
  两个铃铛还被牢牢系在了“卡卡西”娃娃的脖子上。

  
  “未来丫头给你添油加醋地说了些什么啊……话说回来鸣人你这是想勒死我吗。”

  
  卡卡西使劲儿晃了晃那两个铃铛,轻轻敲在鸣人脑袋上。

  
  “啊啊啊啊那些都不重要,卡卡西老师你早饭吃了吗?啊不管吃没吃现在赶紧跟我回去吧,我叫了佐助的,可以直接用轮回眼的能力。”

  
  “七代大人也太会使唤人了吧,轮回眼的能力是这么用的吗?所以说其实没什么啊,不用……”


  
  “别的怎么说都好,可是您是木叶的六代目,是七代目的老师。有我在一天,就不能让人对您胡言乱语!”


  
  你是旗木卡卡西,是四代火影的学生,有我在一天,就不会让人对你别有所图。


  
  卡卡西愣住了。

  
  白驹过隙般的三十余年,他仿佛听到了时光落在他生命上的那份重量和那清晰温柔的回声。


  
  失之东隅收之桑榆?

  
  怕是比这个更幸福一些。

  
  哦呀。

  
  他的眉眼慢慢笑成鸣人最熟悉的模样。

  
  “嘛,回去是可以,不过这个礼物,我要求返工重做。”

  
  “驳回,回家后老师才有资格提条件的说。”

  
  “唔,回家之后想怎么要求都行?”

  
  “老师您不许难为我的啊!”


  
  天际正是云蒸霞蔚,阳光倾洒。

  
  ——Fin——
  
  

双双真剑~

本来后藤前一个点脱过了,没想到门神物吉被戳了还真剑了,我下意识地反应盯住了后藤,结果居然真的哈哈哈哈哈哈 回护不要太明显~

战扩真福利,上上次我看到了明萤双真剑,这次是后物,简直心满意足❤

另外,恭喜物吉宝贝儿lv.40达成!

【本丸私设】告白真是件困难的事(二)

主CP厚平野,后藤物吉

本丸流水账。

✿ฺ ♡ ✿ฺ ♡ ✿ฺ ♡ ✿ฺ ♡✿ฺ ♡✿ฺ ♡ ✿ฺ ♡ ✿ฺ ♡ ✿ฺ ♡

在门外转悠半天的后藤看到今剑和五虎退进审神者的房间时就躲了起来。


这种事情被大将知道了,会被笑掉大牙吧。


自己畑当番的午后,物吉也总会拿着两瓶牛奶来邀请自己在廊下休息。后藤对牛奶的味道过分敏感,他又偏偏总想着长高,为此物吉没少请烛台切帮忙,总会在里面加些辅料免得他一闻就吐。


习惯了这样的关心,也习惯了天天看着物吉的笑颜,今天蓦地听说他要极化修行的消息,整个刃都懵了。


虽说在审神者的时间线里这趟出行只要四天,但是对于本丸的付丧神们来说时间却是长短不一,可都远远超过四天。想起当初自己出门的时候物吉一如既往的神情,对比现在的自己这种纠结不舍还不好意思说的模样……真是太丢人了。


后藤藤四郎,你振作点啊!


他默默握拳,却不知自己在外面疯狂内心戏的时候贞宗部屋有个人差点憋不住笑瘫在榻榻米上。三兄弟吃过午饭后同时回来,极化的消息他们也已经得知。龟甲在两个兄弟面前一向不表现什么奇怪的癖好,此刻他和物吉对坐下棋,太鼓钟在旁边帮着计算输赢。短刀极化归来的侦查不可小觑,可以说后藤在外面站了多久他就在屋里笑了多久。


“太鼓钟你小心憋的内伤。”虽说不如极化短刀,但龟甲和物吉也很快知道了门外有人。眼看着太鼓钟捂着嘴躺在榻榻米上翻滚,龟甲瞥了一眼耳朵微红的物吉,随手拿了块仙贝砸了过去。


“哈哈哈哈哈哈我只是没想到物吉也会这样,主上钦点的小天使,居然就在屋里待着不出去。”太鼓钟蹭过来,一脸大人的微笑。物吉刚要说什么就告知到审神者的传召,起身揉了揉太鼓钟的头发向门口走去。


“你就别幸灾乐祸了,他那个性子,可受不了你逗他。”


“我就是想也跟他不在同队啊,”太鼓钟很自然地一个翻身坐在了物吉刚才的位置上,“我只是担心咪酱做的那些爱心牛奶白白浪费了。”


物吉懒得还嘴,推门就往审神者的房间走去,迎面正对上从粟田口部屋而来的平野藤四郎。平野冲他点点头算是打招呼,然后两人一前一后进去领了畑当番的任务。


也在同时收到了审神者的通知,明天晚上一起开七夕宴会,全本丸提前给物吉送行。惊喜之余象征幸运的脇差也不忘感谢审神者的关爱,道了谢后就跟平野一起去了菜地。


只恍若没看见身后跟来的两个影子。


“物吉殿也是知道点什么的吧,关于后藤哥。”平野倒是意外地先打破了沉默。物吉先是一愣,继而想到自己担任近侍时审神者对厚的吐槽,不禁笑了起来,“看来我跟平野君心情一样呢。”


“所以要不要打个赌,看他们两个谁先开口?”平野一眨眼,笑得可爱。物吉想到后藤平时那个别扭傲娇的性子,失笑应声。


“好啊,先收到的给对方做一周刀装如何?”


“一言为定。”


主房间内,透过不知何时以何方式装在田里的监控传来了以上画面。药研看着“啪叽”一下瘫在他腿上,宛如三观尽毁生无可恋的审神者,强忍住笑意。



“大将,您以前似乎说,物吉和平野是小天使……来着?!”


“药研你再这样一周寝当番啊!”


“我是没什么所谓,大将真想做身体检查?”


“卧槽我的本丸是被谁带坏了,一个个地都欺负到主的头上了!”


审神者翻身起来要挠药研的痒,被极化后的短刀轻松躲开。药研脚下稍一用力站起身来,扶着审神者的肩膀把人转了半圈坐稳,正对书桌。


“我们要去江户城内,近侍要交班长谷部了,您还是在他来的时候好好工作比较好哦,大将~”


药研抬手潇洒一挥,旋即出了门。感觉自己被欺负惨了的审神者对着废婶制造机一通卖萌撒娇。于是工作全权交给长谷部后,她钻进了伊达部屋要商议七夕宴会的事。


大俱利在她说完来意的同时“啪”地一声关上了部屋大门离开。


“咪酱,鹤,小伽罗他……”


“毕竟主上您一脸想要搞事的表情啊。”鹤丸哈哈大笑,“小伽罗不适合做这些,我来帮您就好了。”


在看到烛台切温柔地递过来的点心前,审神者其实很想再一次怀疑自己的威严到底还剩下几毛。

并没有忍住,实在是太想他了,送出去两个多小时还是没出息地氪鸟接回来了❤❤❤

现在只想舔屏不息,我已经完全预料到等被被极化时我会是个什么德行了_(:з)∠)_ 估计要提前氪好鸟放着送出去一分钟之内回来_(:з)∠)_

105的统率不动如山!正好今天一队练级短线掉了好几个珠子,都喂给物吉!本丸现在极化&非极化刀的两座金盾!

顺便1重步1金盾+王庭,对51的检非方阵无脑跑过一刀切,5-4练级绝对没问题,真是可靠啊~【其实听完b站语音集虎弟真是可爱飞了,但是你的机动……_(:з)∠)_而且就这么略过堀川和鲶鲶总觉得对不起他们……以后道具富裕再说吧!奶八图可以上马!上马!!上马!!!不然极(虎)脇(弟)的机动怎么救啊!!!】

他现在的样子真配大広间!给贞宗家打call!

抱着我的小王子心满意足地睡觉~